瑾筱

咕咕咕咕咕

【单挑之王这种单项奖,他已经无所谓,他所追求的是更高的目标。
   剑圣!】
为我的墙头落泪
滤镜救我破字

【袁别袁】扫除

“别哥你墩布还没涮完啊?”袁柏清擦了擦脑门的汗,拿着擦完桌子的抹布走进洗手间,看到刘小别正拎着墩布和洗手池拔河。

刘小别脸上写满了高兴,一双空洞无神的眼里都是劳动的喜悦:“这墩布条子卡塞子那儿了。”

刘小别气急败坏,拽着卡住的那条卑微的墩布条子准备生拉硬拽。

袁柏清拉住刘小别准备英勇就义的手,接过墩布:“大哥您小心点儿行不,伤了手咋办?”

“早就退役了,还怕受伤。”刘小别擦了擦手。

“不是职业选手就不用小心手啦?”袁柏清狠狠敲了下男朋友的脑门儿。一边儿拽着墩布条子一边转着塞子。

“你看,不能光凭蛮劲儿,得靠脑子。”袁柏清把解救出来的墩布按在水里折磨了几下。

刘小别白了他一眼,走出去瘫在沙发上:“您有脑子,那您墩地去,加油啊。”

袁柏清看着男友潇洒的背影,眼角微微湿润,这份爱情,真是,

太他妈让他感动了。

“刘小别你看你这地扫的,什么玩意儿。”袁柏清放下墩布,拿了笤帚和簸箕回来返工。

刘小别柔情地望着爱人,薄唇轻启:“这不是怕你墩太快了没有成就感,特意给你留的活儿吗。”

袁柏清看着人,行吧你说啥就是啥,谁让我是你爸爸。

“诶大陆同意同性婚姻法了。”刘小别刷着手机,看到这条新闻,赶紧和男朋友分享。

“那咱搞一个?”

刘小别扁扁嘴:“懒得去。”

袁柏清笑了笑。

两个人在一起多年,即使没有婚姻法律的束缚,他们也不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因为他们相爱。

袁柏清涮完墩布,倒在刘小别身上:“我好难啊——”

刘小别冷漠,抬脚把人踹一边儿去:“天儿热。”

袁柏清大惊:“好啊你小鳖,你竟然对奶妈下手!下次团战我放生你!”

刘小别冷哼一声,抄起手边上追魂的手办就往人腿上抡:“奶妈不就是用来打的吗?看我幻影无形剑!”

闹了半天,俩人都满头大汗,最后刘小别从冰箱里拿出冰棍,袁柏清觉得那一瞬间的刘小别格外高大。

“小别咱啥时候买的小布丁啊?”袁柏清舔着小布丁。

“不知道,没过期就行。”

俩人为了最后一根儿冰棍再次展开战争,袁柏清经过抗争抢到了冰棍,刘小别不甘示弱,他凑到袁柏清手边,

吞下整根儿冰棍。

“嗯哼哼。”刘小别口齿不清的炫耀着,两三滴乳白色液体从人嘴边流出来。

袁柏清突然有点儿带颜色的想法。

晚上就实践一下,袁柏清在心里默默下定决心。

“薄情,晚上吃啥啊?”

袁柏清看着刘小别闪着光的眼睛,就知道男朋友心里想的是什么。

“晚上吃涮肉?”

“妙!”刘小别觉得很赞。


【袁别】涮肉

袁柏清拿出了黄铜锅,刘小别表示这时候的男友格外帅气。

两个人下去买菜,刘小别对着肉垂涎欲滴,被男友狠狠敲了一下以后坚决表示没有肉的涮锅莫得灵魂,然后叫嚷着再要两斤手切羊肉。袁柏清只能叹着气去挑蔬菜。

结账的时候,袁柏清看着购物篮陷入沉思:“刘小别你为什么买了这么多可乐和薯片??”

刘小别冷笑一声:“你也拿了不少零食。”

两个人并肩走在街上,刘小别突然意识到了什么,戳了戳袁柏清:“咱俩这样拉着一装满菜的小车像不像出来买菜的老两口?”

袁柏清看了看还真是,自己拽着一个他奶奶同款的买菜的小车,手里牵着刘小别,还真有点老夫老妻既视感。

“那咱俩老了也就这样了。”

“哪儿能呢,”刘小别认真的看着他,

“等老了当然是你一个人买菜。”

袁柏清到了家第一件事就是打开空调,并且对北京高达40度还尽下雨的破天气表示谴责。

刘小别屁股刚碰到沙发,袁柏清就在他耳边轻声说:“你去澥麻酱。”

刘小别谴责起袁柏清对他劳力的压榨,然后走向冰箱。

“薄情!家里是不是没糖蒜了?”刘小别一边往澥好的麻酱里倒着虾油一边问。

“应该是没了。”袁柏清把水倒进锅里,准备去厨房看看还有什么,就看见刘小别端着蘸料出来了。不由得惊叹:“别哥,这才是你手速的正确用途吧。”

屋里不一会儿就充满了白雾,刘小别正准备坐下来享受美食,就听见刺耳尖锐的一声响。

袁柏清和他对望,两个小伙子突然不约而同地笑出声,刘小别毫无形象的狂笑,袁柏清更是笑到打不直腰。最后实在耳朵被折磨的受不了,刘小别才过去把烟雾报警器关上。

从门口回来,看到袁柏清还扶着餐桌喘着气,刘小别嘴角又往上咧了咧:“笑个屁啊傻缺。”袁柏清仰天无声地狂笑几声,才缓过劲儿来,拉开椅子,揉了揉自己笑的有些酸痛地腮帮子:“坐下吃吧傻缺,水都烧干了。”

刘小别吃饱喝足,瘫在沙发上,拥有贤惠男朋友和美食,他觉得自己已经到达了人生的巅峰。

袁柏清洗完碗回来,就看到自家对象在沙发上瘫成饼,聚精会神地看着熊出没。

“傻缺。”袁柏清忍俊不禁。

刘小别见袁柏清坐过来,靠人身上:“那你就是傻缺的男朋友。”

袁柏清揉了揉男朋友的脑袋,发出疑惑:“男朋友今天很主动啊?”

刘小别白他一眼:“什么叫主动?打一架?”

袁柏清揽住人脖子,把刘小别扑在沙发上,吻上人的唇:“这事儿还用打架?我让你腿软。”


【王别】Wake Me Up

王杰希今天难得有空来青训营,未来之星们正在进行团战演练,一看到偶像来了,背挺得笔直,一个比一个手速快。结束之后,大家热火朝天地讨论着,只有一个小男孩还在看刚才的录像。

王杰希走过去,看了一眼屏幕:“你是那个剑客?”

男生有些惊讶地回过头,连忙道:“啊是的。”

“你有一定的意识,手速也很快,但是过快的手速让你和团队脱节,微操也有一些不足。”王杰希俯下身,男孩赶紧把鼠标让过去,这时候王杰希看到男孩子生的好看的手,细细长长,骨节分明,而且很白。

“明白了吗?”王杰希问道。

男孩还在目不转睛地盯着屏幕,王杰希借机观察了一下男孩。男孩不仅手生的好看,模样也清秀。一下吸引王杰希的,是他的眼睛。长长的丹凤眼眼角上挑,像是藏锋的剑,满是锐气。

“我明白了,谢谢王队。”男孩转过脸,眼里还有藏不住的笑意。

王杰希也没忍住笑了笑:“你叫什么名字?”

“刘小别。”男孩子一字一字认真的说。

刘小别。王杰希在心里默念遍他的名字,倒是一个好听而且有个性的名字。

这是王杰希第一次见到刘小别,再见就是刘小别成为正式队员报道的时候了。

那是一个炎热夏日的午后,王杰希正在整理新成员的资料。突然咚的一声,门被打开,王杰希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被来人堪比黄少天的嘴炮攻击到:“对不起对不起没有敲门就进来了我是刘小别是新队员本来我的资料应该已经送过来了但是因为我忘了带身份证于是没能登记上真的十分抱歉。”

王杰希抬头打量了一下刘小别,还是那张清秀的脸,额头上一层汗,皱着眉咬着下唇,脖子上挂着一个头戴式耳机,白衬衫牛仔裤,脚底一双vans鞋。王杰希仔细看了看鞋,发现是哈利波特和vans的限量联名。

小酷哥。

“刘小别,剑客是吧?”王杰希问了一句,“你是黄少天的粉丝?”

刘小别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笑了笑。男孩子笑起来本来就很阳光,刘小别这样精致的男孩笑起来更是要命。亮晶晶的眸子弯着,薄唇抿成一条线,嘴角上扬,弧度轻快。

可能王杰希一大一小的眼睛里自带滤镜吧,午后暖洋洋的太阳洒在少年的身上,特别好看。

尤其笑起来的时候,他也忍不住扬起嘴角。

王杰希对刘小别真的是十分照顾,队友们都说如果不知道别哥用的是剑客还以为他是微草即将登基的太子。

刘小别狠狠咬着吸管,他怎么不知道队长对他好,但是队长对每一个人都很好,对每一位队员。

哗啦咔嚓,可乐瓶死于非命。

刘小别很喜欢队长,不仅仅是那种喜欢,也不是那种喜欢。

刘小别也形容不上来。

他一直把对队长的依赖归结于对他的信任和尊敬,可当他无论大事小事,训练的事还是生活的事都习惯性的想找王杰希的时候,刘小别就知道,他真的喜欢上王杰希了。

王杰希对他好吗?好,当然好。

训练上悉心指导,徐徐善诱,生活里平易近人,风趣幽默,但你说有哪里值得炫耀一下,好像也没有。

一个是本分一个是性格。

王杰希对谁都很好。

带着傲气的年轻人,在受挫之后总会有些挫败。

刘小别在无数次的改变,调整,失败之后,陷入自闭。他开始怀疑自己所谓天赋到底是不是个天赋,他开始怀疑自己的打法,他开始怀疑自己到底适不适合电竞。

王杰希在一个晚上,带着刘小别到微草宿舍楼上的天台上看星星。那天风很轻,王杰希就坐在刘小别旁边,手里拿着一听可乐。

刘小别有很多话想说,不仅仅是比赛。

但是他没能说出口。

王杰希率先挑起话头:“如果我没有成为一个职业选手,现在可能就是一个知名的歌星了。”

刘小别歪了歪头表示看不破。

王杰希看了刘小别一眼,哼唱起来:“I can't tell where the journey will end,But I know where to start.hey tell me I'm too young to understand,They say I'm caught up in a dream,My life will pass me by if I don't open up my eyes,Well its fine by me.so wake me up when its all over,When I'm wiser and I'm older,All this time I was finding myself,And I didn't know I was lost。”王杰希低沉带着沙哑的性感嗓音,唱起英文歌该死的性感。

刘小别一下就听出来,这是自己推荐给队长的歌,Avicii的《Wake Me Up》。

“我刚开始当队长的时候,也怀疑过自己能不能胜任这个职务,”王杰希看着天,喝了一口可乐,

“后来改变打法的时候,受到了很多质疑。我也觉得,这样的我还有没有特色,我这样贸然改变,万一没有结果怎么办。但是就像歌词一样,如果我再不努力,就看不到微草的胜利了。就算要叫醒我,也往后稍稍,回头再说,反正现在我在梦里,我还能再试一下。”

刘小别觉得,今天晚上星星真的很亮,因为他在王杰希的眼里看到了整片星海;

刘小别觉得王杰希是流星,划破沉寂的夜空,执意赴一场不归的征途;

他还觉得,王杰希是银河系。

新秀挑战赛,刘小别在与卢瀚文的比赛中,打出了惊为天人的幻影无形十五剑。

王杰希看着台上的刘小别。如果说他看到刘小别的第一眼觉得他是一把藏锋的宝剑,那现在,他觉得刘小别是一把出鞘的利剑。

刘小别操纵着鼠标,王杰希好像能想象出来那双好看的手。追魂直指黄少天,显示屏上给了刘小别特写。

王杰希又看着那双眼睛,那里盛着少年的肆意张狂,上挑的眼尾像极了飘扬的胜利旗帜。

在台下被小孩封上唇,夺过主权加深这个吻之前,王杰希看着刘小别的眼睛。

这是一双极其好看的眼睛,

这是一个极其好看的人儿,

是他喜欢的模样。

《Wake Me Up》我觉得真的和老王好配

【王别】谁家醋坛子倒了

谁不爱吃醋的老王

谁不爱害羞的别哥


刘小别和两人分手,一回头就看到杵在影院旁边树底下的男朋友,两步并两步大步走过去:“队长你怎么在这?”

王杰希没回答问题,抬下巴示意还没走远的两个人:“那个男的谁啊。”

刘小别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男朋友这是吃醋了,心里暗笑一声,解释道:“嗨,那个是我同学,想约那个小姑娘,奈何没有理由,这不就拉上我了吗。”

王杰希挑了挑眉,阴阳怪气的说:“是吗?我在gay吧看见过他。”

“?队长你什么时候去酒吧了?”

“那个不是重点。”王杰希敲了敲男朋友的额头,满意的听到对方吃痛的一声,酸溜溜地开口:“那个男的见到一个撩一个,手段可多了。”

刘小别没见过男朋友这样,好笑地看着他因为不悦轻轻皱起的眉,平日里含着笑的眼睛眯着,一直上挑的嘴角也有点拉下来。刘小别有心逗逗他,思索了一下说:“其实没什么,毕竟像我这种帅气的花季少年有人喜欢也——我操你干嘛。”

刘小别被王杰希逼到墙角,看着他少见的怒形于色,心想玩脱了,连忙开口:“那个,队长我饿了,咱们去吃……”

“我觉得有必要教育一下某位小朋友,让他明白他已经是一个有夫之妇了。”

王杰希的吻带着不可拒绝的侵略性,刘小别很少看到这样霸道的爱人,舌尖轻巧地撬开贝齿,吻的刘小别喘不上气来。临别时不忘在刘小别的唇上狠狠一咬,强硬又有点幼稚的宣告着主权。

“你干嘛,大街上不怕被认出来吗”刘小别轻轻舔着被咬破的下唇,害羞地别过脸。

“认出来才好,这样让所有人都知道,你是我的。

“不要再和别的男人出去看电影,女人也不行。

“和人交往把人看清楚了。”


【王别】早起捡猫

发现写了好几篇文都提到天兴居

天兴居真的好吃

无敌ooc


“队长?起床了?”刘小别看着还在梦周公的王杰希,叹了口气,走过去推了推自家男友:“队长?”

刘小别怎料下一秒就被男友捞进怀里,软软的头发在颈窝里蹭着,紧接着就是一个蜻蜓点水的吻。

“几点?好困。”被人吵醒还很迷糊,嗓音低沉带着磁性,王杰希这样的声音听着刘小别脸上一红。

“起来洗漱出去吃饭了!”


“队长咱早上吃啥啊?”刘小别应该是还没完全清醒,走出家门的脚步都打着飘。

王杰希拉住刘小别的手:“天兴居。”

“?咱吃了三天天兴居了您还没够呢”

“?你不挺喜欢那儿的炒肝儿吗”

“那也没有这么吃的。”

转着碗边儿一口半碗炒肝,就着包子幸福感慨的刘小别表示真香。


吃完饭,王杰希拉着万般不情愿的刘小别遛弯消食儿,到了朝阳公园,耐不住刘小别的抱怨,俩人一人一把扇子在公园长椅上坐着。

“喵~”听到叫声,刘小别精神一振,四处寻找声音来源。

“嗷呜~”一只全身乌漆嘛黑应该只有两个月大的小猫咪翘着尾巴就来了。

awsl。刘小别捂住胸口,拿出一个包子扔过去。小猫咪吧唧吧唧吃的香,吃完还蹭了蹭刘小别的脚。

刘小别试探伸出手,见它不害怕,轻轻把它抱了起来撸一撸,小猫扬起头发出舒服的呼噜声。

玩家[刘小别]已被玩家[???]击杀。

“队长你看它好可爱而且不怕人诶。”刘小别转头看着王杰希,眼睛里发出诡异的平时看不到的俗称ooc的光。

王杰希摸了摸小猫的头,正色道:“小别,虽然很可爱,但是咱们家已经有一……”

“队长——”刘小别看着王杰希,眼睛里仿佛透露出了两个字:我!可!以!

?是不是哪里不对。

王杰希看着人的样子,最终还是顶不住,只好松口:“出来一趟捡只猫,下次不带你出来了。”

刘小别无视了自家男友的抱怨,抱着猫说:“你姐姐叫王不留行,你叫飞刀剑好不好?”

“小别?”

刘小别转过头,被爱人封住了唇,

“我希望你反思一下,你的男朋友在这里。”


【袁别袁】日常遛鸟

北京最近真的好热我死了

只能撸一个短篇安抚自己


北京最近的高温可真是要了命,一度到达了四十度,从大清早开始就热得不行。

袁柏清同志艰难地帮刘小别拎着四个鸟笼子,从新世界走到青年湖,从六点走到九点。把鸟笼子挂上树的一刻,袁柏清仿佛觉得自己完成了什么革命任务,走过了漫漫长征路。

袁柏清瘫在椅子上,一把夺过刘小别手里的蒲扇,使出打比赛,打总决赛都没有过的手速死命的扇着,试图获得风的抚慰,一丝清凉。他开始质疑他和刘小别之间的感情:“我说别哥,您这天天的不是遛鸟呢,您这是溜我呢。”

刘小别想揉一揉袁柏清的头,但看到男朋友满头的汗之后改变了这个想法,手往下移了移拍拍他的肩:“辛苦你了薄情儿,为了奖励你……”

袁柏清心下有一点期待。

“那边儿儿童乐园走起。”

“滚蛋吧你”袁柏清抬脚把刘小别凑过来的腿往那边踢了踢。

“话说”袁柏清挽了挽袖口,躺到刘小别的腿上,“咱不能天天就在家里当肥宅啊。”

刘小别冷漠地把他脑袋扒楞开,擦了擦汗,说:“这大热天儿干啥都不如当肥宅。”

袁柏清被嫌弃后仍坚持不懈的靠在男朋友肩上,“小别你不想出去玩儿吗?”

“出去替别人晒一点紫外线还是给蚊子免费献血?而且别靠过来了真的热大哥。”

袁柏清摇摇头,表示刘小别吃枣药丸。

“那咱中午吃啥啊,我想吃天兴居的炒肝。”

刘小别白了他一眼:“大哥咱吃了三天炒肝了,您还没够呢?”

袁柏清扁扁嘴,敲了敲鸟笼子以示不满,在刘小别敲他之前挪远了点:“肉饼也行。”

刘小别起身拍拍屁股:“大爷,走吧?你的炒肝在前面等你。”

袁柏清不情不愿地站起来:“别哥您提溜一鸟笼呗?”

刘小别握了握拳:“加油,你是最胖的。”

袁柏清一脚上去:“操你妈滚滚滚”

“?你竟然对丈母娘图谋不轨!”


【刘小别+袁柏清】Блаженный гуру

Ooc.

我真的好爱他们两个

虽然我超磕他们但是这篇友情向

标题翻译圣徒

袁柏清和刘小别是一条裤子穿到大的好哥们,一个胡同长大的,薄情就住在别哥后面,关系非常铁。

有多铁?

大概就是可以替你喝完豆汁,可以把卤煮分你一半的那种。

当然两人都手握对方小时候数不胜数的黑料。

比如袁柏清刚到微草时就把刘小别小时候玩拔根儿玩出了拔河的气势最后一个踉跄摔了个鳖吃屎;尿了裤子就拜托卖冰棍的老大爷把裤子放那个泡沫箱子里,拿出来后跟妈妈说掉水坑里了等光荣事迹大肆宣扬,使别哥树立起的高冷人设彻底崩塌。当然别哥也会把薄情小时候悄摸把没喝完的药汤倒加湿器里导致整个胡同一天都充满了奇妙气味被父母左右开弓抡圆了一巴掌呼出门外这种人间迷惑行为公之于众,并表示独乐乐不如众乐乐。

虽然两个人经常互黑,但也没事就立个马扎在俱乐部门口大柳树下面一人拿一把蒲扇呼扇着回忆童年。小时候家里挨着,爷爷别哥有啥吩咐了,甭管是跑腿是借点碎银还是写完作业一起去抓蛐蛐儿,只要一声暗号,孙子薄情立马翻娘越墙来相见。这大了,他们缘分也没到头。俩人一块进了微草青训营,一块成为了正式队员,连宿舍都分到同一间。这让刘小别不禁疑惑,上辈子是作了什么妖干了什么坏事儿这辈子阎王爷才派袁柏清下来惩罚自己。

然后袁柏清拎起十字架让爷爷感受到孙子的爱意。

刘小别还记得他们在青训营的最后一天,那一整天,他都魂不守舍的。晚么晌夺命连环call把孙子薄情喊起来一块儿坐在墙头上吹风。袁柏清可能是除了别哥父母以外最了解他的人了,他知道刘小别在担心什么,率先挑起了话头:“爷爷,您一整天琢磨这能不能进战队累不累啊?”

刘小别低头看着脚:“你不担心?”

“我不担心啊。嗨,这事吧着急着一时半会儿的也没啥用,得看你平日里着急没。而且,就爷爷您这个天赋和努力,您就是未来的剑圣啊。”

刘小别知道孙子这话虽然听起来二了吧唧不正经的,但是很认真。

“而且就算没进,你也可以给火了之后的我当助理。”

过两分钟了吗?我可以撤回上面的话吗?

刘小别冷漠看着袁柏清一脸认真的说完这句话后,噗的一声笑出鹅叫的智障模样。

草傻逼。

刘小别绷不住了。

两个少年在墙头上你一拳我一脚的对殴,莫名其妙地笑着,像俩二缺。

“我对荣耀,真的是很喜欢。”刘小别收了笑,看了一眼天,

“你也知道,我学习挺好的,因为打荣耀这事儿跟家里闹翻了,我妈还觉得我跟你学坏了。”

说到最后,刘小别没憋住看了一眼袁柏清嘴角往上咧。
不行,你在说正经事,憋住。
刘小别抬起头望着天,继续说:“我希望我可以在比赛场上,追逐自己的梦想。我想站在最高的舞台上,我想站在冠军的领奖台上,接受掌声。”袁柏清好像看到刘小别眼睛里闪着碎星,应该是从天上映下来的吧。
少年的梦,总有些不切实际,有些遥不可及。但是刘小别就是拼了老命也要在河两边架座桥过去。
刘小别从进入青训营开始,就下定决心一定要留下来。所有人起床的时候,他已经坐在训练室,当别人睡觉的时候,他还在看录像找不足。
他知道自己的手速是优势,也知道手速给自己带来的弊端。他知道现在的他还远远不够。他的目标是剑圣,是冠军。
“你呢?”
袁柏清冲着眼圈都有些红的提问人刘先生眨了眨眼:“我压根儿就没想过。”
忽略掉刘小别有些不悦的神情,袁柏清看了一眼天,他好像知道为什么刘小别没事总喜欢看着天了。无数颗细碎的闪亮的星星在云中间有一下没一下的闪,和蓝汪汪儿……嗯换个词。和蓝幽幽的天空,织成了一张睡魔的捕梦网。还挺好看。
“我就没想过自己不会成为正式选手。”
上面说的所有人中的一个叛徒,就是袁柏清。他知道前辈是怎样的优秀,知道他的双职业关系着微草的战术,所以他知道自己肩上担子有多重。他也知道自己离治疗之神还很远。
他努力训练,努力学习,只要有空闲就会拿出方士谦以前的比赛视频啃。
因为他知道,他要成为微草的治疗。
袁柏清笑着看着对面的少年,伸出小拇指,
“幼不幼稚?”刘小别嫌弃地看了一眼凑过来的手。
“煽情的时候别打岔。”
袁柏清盯着刘小别:“我等着下次咱们赢了总决赛你请我去吃胡同口儿那个塞过被你尿过的裤子的小摊儿买冰棍。”
“操。”刘小别低低地笑了一声,
“行,到时候爷爷给你全包喽。”
刘小别的小拇指勾上了袁柏清的小拇指。

【黄别】北方饮食

Ooc

他们好冷我想要粮

“豆汁到底是什么反人类的生化武器!”

品尝了老北京特色美食后面目扭曲的广东人黄少天正努力的往嘴里塞着豌豆黄。

“剑圣不是吹嘘他能喝十碗儿吗?”

刘小别擓了一勺韭菜花,码在碗里,转着碗边儿吨吨吨半碗面茶就下去了,颇有点北京老大爷的风范。

难得的夏休期,黄少天打着不能让自家男友独守空闺,寂寞孤独的旗号,假期第二周就火急燎燎的到北京来找刘小别。但是老实说,出大问题。这才第一天,黄少天就顶不住了。北京人口太重了。他开始怀疑北京人到底有没有味蕾。

讲道理,没人会愿意在这炎炎夏日去厨房那个大蒸屉子接受油烟的制裁。这不,黄少天刘小别就针对今天中午谁做饭召开了一次严肃的家庭会议。

最后两人达成共识:

点外卖。

这可能就是男人的浪漫。

“吃什么啊?”刘小别瘫在沙发上扒拉着手机。

“我想吃老婆饼,烧麦,炒河粉,水晶虾饺,肠粉——”

“那您就想想吧。”

最后送来的是两份卤煮和三份褡裢火烧。

“次奥好咸!”黄少天吸溜了一大口卤煮,当他意识到什么时,已经来不及了。曾经有一份火烧在他的面前,他没有珍惜。现在他被齁到了。火烧也没有了价值。

刘小别憋住笑看着男朋友眨眨眼,以表真心。

黄少天只是一个小澜孩,为什么世界要这亚子对我。

黄少天失去了对生活的渴望。

“你们广东人吃内脏不放盐吗?”

“哪有这么放的啊,盐不要钱是吗?”

黄少天将壶里最后的希望之光一饮而尽,

然后觉得自己可能要变成一只咸鱼。

最后刘小别还是下厨房做了一碗皮蛋瘦肉粥和一屉奶黄包。

黄少天表示对会做饭的男朋友真的没有抵抗力,并希望刘小别可以天天给他下面吃。

额外获得了别哥的一jio,jjc房间号以及房间密码。

在黄少天一而再再而三三而四五六七八的抗议之下,晚上他们去吃了涮羊肉。

“果然肉才是人间瑰宝。”黄少天夹了一大筷子肉,蘸满麻酱,一口下去,鲜嫩的羊肉被裹上厚重浓香的芝麻酱,黄少天泪流满面,人间值得。

“诶小别这里有沙茶酱吗?”

黄少天的话换来刘小别鄙夷的目光:

“哪有涮羊肉用沙茶酱的。”

“?沙茶酱多好吃,麻酱味那么重。”

“呦,那您别吃了。”

刘小别伸出罪恶的双手直向黄少天的蘸碟。

“但是麻酱也很好吃。”

为了肉抛弃自尊的男人。

黄少天悄悄看了一眼刘小别,有些清瘦的脸被热的红扑扑的,他最喜欢刘小别那双好看的丹凤眼,眼角微微上挑,但没有女气,倒生出些少年的张扬神采。比赛场上时,那双眼睛总是炯炯有神。

“小别?”

少年闻言转过来,没等反应过来就被封上了唇。

软。黄少天脑子里好像只有这个字了,不对还有刘小别。

“靠,黄少天你干嘛,害不害臊。”

刘小别别过头去,黄少天笑着看着他。

“吃饭呢,你刚才要是把舌头伸出来让我感受到你的口臭我就把你舌头剁下来。”

“那咱回家洗干净了再亲亲?”

“黄少天你什么毛病??”

黄少天看了刘小别一会儿:

“今晚月色真美。”